鸽子你在哪儿

【裘前】糖味抑制剂 (清水ABO沙雕文)

太可爱了

沈原正人:

#除了裘前还有杰佣,注意!!


#ooc确定


#自我娱乐向


#钢铁直男裘×钢铁直男前


#我在写什么…








  1.




  威廉·艾利斯来之前,裘克还是一个嚣张的裘克。




  “就问你们还有谁!”又一局游戏结束,裘克拖着他的大·火箭·棒子,在众监管者前耀武扬威。




  杰克专心的欣赏着手上的瓷杯。而班恩和里奥两个,一个在研究自己的钩爪,一个在装饰自己的傀儡。




  “开局3分钟四杀了解一下,我甚至还没绕庄园冲刺够一圈。”




  “得了吧,兄弟,你确定不是因为他们不想看到你的脸吗?”杰克抿了口茶,淡淡的说了句。




  “都是不露正脸的人谁比谁强。”




  “被称为西兰花的应该只有你了。”




  裘克顿时感觉监管者之间话少是有原因的了。




  




  2.




  几天后,几位监管者又坐到了一起。




  “对了,裘克兄弟,下周帮我代几天班吧。”杰克像是想起了什么,悠然的晃了晃腿,看向裘克。




  “啊?怎么又代班?”




  “家里那位不舒服。”杰克并没有多说什么。几人便纷纷明白了。




  ——奈布那家伙到发赣情期了。




  说来也奇怪,明明是个上过不少次战场的佣兵,却有着omega的体质。裘克几个不明白,那个名为奈布·萨贝达的求生者有着怎么样的过去,至少几人当面时,为了他身为佣兵的自尊,很少会谈论起他的体质。纵使几人在游戏里常常会被遛的忘记其omega的身份。




  裘克只觉得,单身的自己仿佛受到了恐惧震慑。身为少有的alpha之一,裘克好像连自己的身份也常常忘记。




  毕竟比起当alpha,还是当一个骑火箭的靓仔更为有趣。




  




  3.




  一周的代班生活格外漫长,在场的几位求生者,几乎没有能与他火箭速度媲美的选手。比较强劲的奈布也在发赣情期的苦海中无法自拔。




  “无敌是多么的寂寞啊。”裘克耸耸肩感慨,将自己的火箭筒擦得锃亮。




  




  4.




  威廉·艾利斯来到庄园的第一天,就受到了同僚们的热心指导。




  “游戏开局千万不能拆椅子,会被监管者发现的。”戴草帽的女孩一脸严肃的说,小雀斑里蕴含赣着满满的都是沧桑。




  “那是只有你才会犯的错误,艾玛小姐。”




  “不要读《格列佛游记》。”




  “您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吗,库特先生?”见一群都是不靠谱的,艾米丽皱了皱眉,敲了敲针管。“受伤找我。”




  迷茫了半天的威廉总算得到了一条有用信息。“我知道了。”




  单从体型上而言,几人里最强壮的似乎就是这新来的小伙了,无论是体型上,还是装备上,战斗力看起来都高了一大截。几人围着威廉看了半天,默契的点了点头。




  艾玛做代表,拍了拍威廉的肩。“遛屠夫的工作就交给你了。”




  语气里满是“任重而道远”。




  




  5.




  霸占了杰克排班的裘克,很快就和这个新来的家伙对上了。




  一开局,裘克就碰上了拆椅子的艾玛小姐。纵使心里对里奥万分的愧疚,裘克下手也从没放水过,两下大棒轻轻松松的将艾玛牵上了气球。




  看来又是无敌的一局。




  裘克心里有些小愉悦,纵使有些好奇新来的家伙是怎样的,裘克还是决定先将手上的艾玛小姐请上椅子再说。令他没有想到的是,新来的家伙,出场的比他想象的要早的多,大老远就听见一阵呼呼的风声,正如自己平日冲刺时伴随的声响。




  怎么回事,投怀送抱?




  迷茫的裘克,就这么愣愣的看着,那人的影子在视线里无限放大。当这家伙像一个铁块一样狠狠的撞过来时,裘克的心里只有一个感想。




  妈的。




  




  6.




  史诗级的会面在两人面对面,一个扶着脑袋晕头转向,一个抚着胃恶心干呕中发生了。




  裘克根本来不及管不知何时挣脱逃跑的艾玛小姐了,只觉得自己胃酸都要被挤出来了。原来当求生者是这么痛苦的事情吗?裘克认真反思了一下,突然觉得被拍板,被照瞎都是可以理解的事了。




  赶来救艾玛的克利切·皮尔森,见到两人互相对拜的模样,愣了一下,扭头走了。




  




  7.




  之后的一整局,艾玛她们都在安心修机之中度过了。谁都没再见过西兰花裘克的影子。




  只是那天的风儿,格外的喧嚣。




  开门的那一刻,威廉弄丢了自己的橄榄球,在裘克一刀斩中悲怆倒地。




  游戏可以输,人皇必须死。




  看着那个铁块满头星星的蹲在那,裘克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成就感。然而没给他多余的兴奋时间,游戏就在其他几位求生者离开后结束了。




  裘克听见眼前这人微弱的喘息。




  “呼…呼……也不过如此……”




  




  8.




  两人很快就杠上了。庄园的风声从此就没见停下过。




  “我怎么有种负罪感呢。”安心拆了一局椅子的艾玛如此评价着。“他们俩不腻吗?”




  “随他们吧,来破机了。”艾米丽无动于衷。“没看他们俩都乐在其中吗?”




  “嗯。”




  




  9.




  又是一局后。




  “就文盲那个玩意儿,要不是老子要忙着改装火箭,哪儿有他嚣张的时候。就昨天那场,一脑袋撞墙上的声音真是倍儿响亮,怀疑他是把脑袋撞傻了,才撞成文盲的吧。”裘克惯例的在几个监管者聚会中嘟嘟囔囔着。




  “说到底,还不是因为你最近都至追着人家一个小伙不放吗?”班恩难得的发表了言论。




  “想当初,我也会追着我家小奈布不放。”




  “我追别人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吗?除了那家伙,谁能跑过老子的大火箭。”




  “这不是赛跑游戏。”刚度过假期回来的杰克,友情的提醒了一下。纵使他似乎也没什么资格说别人。




  “监管者的脸面都被你们丢尽了。”




  “……”




  几人望着里奥逐渐改造成艾玛模样的傀儡,被噎得发不出声。




  




  10.




  正所谓,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。鉴于对修密码机此事,相差无几的绝望程度,威廉和奈布两人,几乎是一拍即合。




  “遇到里奥时,没什么大问题,就是千万不要在游戏里与艾玛小姐接触。班恩的话,注意他甩钩子的时机……”身为前辈的奈布嘀嘀咕咕的说了些自己的遛屠夫心得。“裘克就比较难以捉摸了,也数他难对付。非必要情况就不要与他对上。”




  “就那西兰花小丑?”终于听到熟悉的名字,威廉有些惊讶。“也就那样吧,他一般只追我。”




  这话听起来怪怪的。奈布觉得自己请假的几天里,似乎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。




  “前辈,您脖子上的伤是怎么回事?”




  奈布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后颈,那是一圈凹凸不平的牙印。




  “杰克咬的,没事。”




  还有会咬人的监管者??威廉觉得,这个庄园里他不知道的事还有很多。




  




  11.




  两人谈话后,威廉被艾玛几人拉一边好好教育了一番。




  艾玛恨铁不成钢的用工具箱砸了两下桌子。“那是标记,标记!好歹是个大学生没上过心理课吗?”




  “这个问题问得好。”威廉低头反思起他的求学生涯,发现除了橄榄球外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



  “怎么说……萨贝达其实挺强的,虽然……但实力不亚于alpha,我们一般都会回避这个话题。”




  “嗯,为什么?”




  “那不是当然的吗,男性omega从很久前就是受蔑视的存在,可我们每一个人都非常尊敬萨贝达先生……”




  艾米丽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比了个手势打断了艾玛的话。纵使威廉知道现在都不留余力的展现着他钢铁直男的特质,艾米丽还是敏锐的发现了问题的关键点。“威廉,可以告诉我,你的第二体征是什么吗?”




  “据说是omega吧。”




  威廉用仿若谈论晚饭的语气说出的话,对几人造成了极大的冲击。




  怎么回事,现在的omega都流行壮汉风吗?




  




  12.




  最有实力的两人,却都是omega这一点,让几人对接下来的庄园游戏产生了满满的不安感。出于安全考虑,艾米丽在空闲时,对威廉进行了简单的体检。




  “之前检查时,好像说我有一种什么什么紊乱症?我已经几年都没经历过发赣情期了,哈哈。”




  威廉看起来倒是挺乐观。艾米丽有着工作时不喜欢多话的习惯,只是简单检测了血清,血压,性征表现及信息素浓度等。确实如威廉所说,是omega的体质。




  但威廉几乎是一种介于beta与omega之间的存在,不同于奈布纯粹的omega体质,威廉不仅发赣情期的间隔长,对信息素的存在也是及其愚钝的。以防万一起见,艾米丽还是调配了一些简单的口服抑制剂。




  她可不希望身边再出现一位,满身针孔的家伙。




  “我都忘了发赣情期是什么感觉了。”威廉觉得几人太大惊小怪了。




  但总归是医生的好意,威廉将抑制剂收下后道了声谢,就早早的回去了。




  明天还有赛跑比赛呢。




  




  13.




  世间有个鲜为人知的定律。就是每当你感慨什么事许久不发生时,这件事就会很快的出现在你接下来的生活中。




  就比如,感慨着“我好久没感冒”的人,随即就会生一场大病,感慨着“我好久没谈恋爱”的人,马上就会走桃花运。这是一个充满概率性的神奇定理。




  而威廉也吃到了这定理的苦头。




  又一次的赛跑比赛中,威廉抱球跑进了木屋后的板区,一个翻版打断了裘克的无限拉锯。一股甜腻的糖果味从板子那边传来,令威廉有些愣神。




  “腻死了,大哥你难道没有反思过,为什么自己的牙少了一颗吗?”




  “哈?这是把脑子撞傻了开始说胡话了?”裘克一棒子下去,被威廉躲开。




  转点时又是一个冲刺。




  威廉猛地将妄图翻窗的裘克撞了出去,也是好在裘克被撞习惯了,不然又是一阵干呕。




  “哥们儿,有话好好说,你跑我追不好吗,呕。”眩晕间,裘克余光瞥见了窗那边扶额的威廉。




  头盔下,威廉眼角泛红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仿佛他才是受害者一般。这股甜的发腻的糖果味实在是将他折磨的不轻。




  本着相同的钢铁直男思想,纵使不知这家伙发生了什么事,裘克还是用一个隔窗刀,将人请上了座。




  




  14.




  游戏结束后,威廉请了长假。




  之前没经历过的发赣情期,仿佛讨债一般挨个送上门来,让威廉好好的体会了一次身为omega的无力。




  艾米丽赶着又开了几粒抑制剂给威廉,奈布也将自己的针剂送来了几根。却没想到威廉不仅平日对信息素不敏感,此时对抑制剂的药性也是格外的愚钝。




  威廉将自己锁在屋中,将自己禁锢在床赣上,与一波又一波的情赣欲斗争着。




  




  15.




  裘克又陷入了无趣之中。比之前的无趣还要无趣。




  “怎么,我看你现在是不被撞也浑身不舒服了?”杰克有些嫌弃的瞥了眼裘克。




  此时的裘克已经完全丧失了赶紧,颓废的趴在桌子上,连自己宝贝的火箭筒也丢在了一边。“难不成被我捅伤了?好端端的请什么假……这次绝对是撞傻了。”




  “……”




  杰克觉得自己有必要再一次好心提醒一下。




  “你这么想他,为何不去探望一下?”




  




  16.




  杰克一席话令裘克醍醐灌顶。




  这天下午,裘克就大老远跑到了求生者的住宿区。见到早些时厌恶的不行的西兰花,几个闲适的求生者倒也没表现的多惊讶。




  “艾利斯的房间在二楼。”




  “啊,找威廉啊,给那边呢,记得敲门。”




  突然收到这种对待的裘克还有些不适应,说实在的,他到现在也没搞懂威廉到底经历了什么。




  “艾玛小姐,脸部抽筋还是找艾米丽治疗一下比较好。”




  




  17.




  威廉已经说不清还有多少理智在了,只是闻到那股熟悉的糖果味,下意识的就钻到人怀里了。那浓郁的糖果味更像是他的良药,有些腻味的良药。




  “我要被一颗西兰花给拱了。”




  “闭嘴吧,臭小子。”




  威廉极力的想看清人褪去小丑妆容后的面孔,但眼前已是一片模糊。那人伏下赣身后,威廉下意识的想:其实他牙长的还挺齐的。




  舌尖甜甜的。




  最为张扬的小丑,是用糖做的。




  




  18.




  几天后,几位求生者终于看到威廉活蹦乱跳的身影了。只是那人的后颈附上了和奈布相同的牙印。




  “裘克是不是水平不行啊,这种时候不应该是下不来床吗?”




  艾玛捂着嘴皱着眉,小声趴在艾米丽耳边,讨论着。




  “谁知道。”




  艾米丽想起了,裘克来的那天晚上,特地来询问了一番。




  “这应该要标记吗?怎么标?标记了他就能回来继续庄园游戏了吗?”




  “……”




  




  19.




  又一次庄园游戏,风比之前的还喧嚣的多。




  拆椅子拆累的艾玛,隐约听到两人的呼喊。




  “垃圾,除了用你的火箭筒捅人你还会干什么!!”




  “老子会的多了,不用火箭筒也能捅你。”




  ……




  “他们真的是那种关系吗??”




  艾米丽敲了敲电机。




  “专心破译。”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昨晚突发奇想跳的坑,可能是裘前一拜天地的表情包给了灵感(○´3`)


鬼知道我怎么能把abo题材写成这样子的,总感觉会被打emmm


abo的设定也没有考究过,虽然看别的abo文是相当喜闻乐见的事hhh


一写沙雕就得心应手的我哈哈哈哈(`∀´)


回隔壁欺诈了w